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6th Jul 2009, 23:36 PM | 身痕日記, 人生哲學 | (77 Reads)
 在放榜前的幾個月,我去了當個店務助理,那間仿法國餐廳,賣法包、意粉,凍檸茶要加六元的法式快餐廳。(不讀書便要工作,這是我家的理念。現在不少年輕 人不讀書也不工作,他媽的,誰來養你是誰的倒霉)那四個月是我最迷糊的日子。在工作裡,我認識了不少跟我背景差不多的人,全部都是年輕人,他們每天放工吃 宵夜、唱K、看戲,坐在維園吹水吹一個通宵,一整天的時間,便這樣無意義的溜走了。我那時,有時也跟他們一樣,渾渾噩噩的,過了不少時間。我在想,反正,放榜還未到,浪費青春,又有甚麼要緊呢?

 在放榜的那天,我看見別人升得了中六,自己升不了,我的而且確有小小的自卑感的。但那時的感覺不太強烈,反正,我認為,書讀不了,行行出狀元,中五就中五吧!又不是甚麼丟人現眼的事。

 
  過了四個月的兼職生活,我開始厭倦了工作。起初我認為有法式快餐吃,有外快賺,有朋友識,是一件很值得滿意的事。但每當我想起,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,一個 月計下來,只能賺四千多元,是過不了生活的。而且,在十月初的某一天,我看見有幾個女學生在我店前買學生餐吃,我十分妒忌。一來,我跟她們一樣年輕,為何我沒有學上,她們有?;二來,她們有學生餐吃,我坐地鐵卻要給成人車資;三來,他們穿校服,我卻穿制服,相比起來,實在太醜!

 於是,在十月初,我決心去把兼職那儲起來的一點錢,再去私校報讀會考。


  會考重讀的日子,是一條很崎嶇的路。家裡那時不太支持我,媽媽聽見我去重讀,劈頭便說:「不要浪費時間吧!」我的心聽見後,立即沉了一下。跟她吵了一大架 後,便離家出走,住了在別人家一個月。那時我很生氣,我在想,為甚麼我現在想讀書,家人竟然不給予機會我?(現在,回想起,其實家中也有經濟壓力的,供我 讀書,也不是一個很輕的包袱。)

 那一年,我很勤力,學習很認真。我每天放學便趕去自修室溫習,把那些不懂的東西搞個明白,會考試題全都做得滾瓜爛熟。由放學三點,每天讀到九點,直至校工趕我們,我才會回家。回到家中便睡覺,準備明天繼續,從無間斷。


 這樣讀書,不辛苦嗎?很辛苦,十分辛苦。那時我的英文,連I am a boy,也寫不出。那時候我連畢氏定理,也不懂得計算。那時候,我連demand supply curve ,都可以畫錯。由頭學起,最痛苦莫過於對着一大堆你唔銀知道它在說甚麼,學來幹甚麼的東西,要學個融會貫通,想個清楚明白。那段時間,我吃飯也吃得不好,總怕吃飯會浪費了一點寶貴的時間。

 就這樣,坐不安,吃不下,持續了七個月。那七個月,每天都是煎熬,每天都是痛苦。


 後來,走進會考試場的日子,我記得很清楚。中文題目我答得很準確,經濟題目我做得快又準,中史文學更是胸有成竹。準備充足,應付自如。原來,成功感,是可以這樣得回來的。專攻四科,目標是十八分。(後來我才知道這世界上得廿分的人多如天上的繁星)

 最後,在放榜那天,我考到了十七分,終於有機會升上預科。走錯了的路,用了一年的歲月,再走回去。輕鬆了的日子,要用多一倍的時間去追回。

 現在想起,也覺得那條路能僥幸走過來,是一件可怕的事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(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