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nd Aug 2009, 01:19 AM | 人文,時事評論, 發洩造次, 人生哲學 | (86 Reads)

 這陣子,在補習學校裡拿經驗的同時,不禁暗自認同youtube 片熱播的名句:life is hard, very hard, like a rock.

 當作為補習小王子的我(講笑啫),花盡九牛二虎之力,三十萬加侖口水去告訴學生們,甚麼是議論文,甚麼是感官描寫後……學生們依然只能夠交出一篇記敍文和一篇旅遊簡介給我。我終於明白到,為何當老師的,總是有口難言

 

 是的,小弟一直都說自己是在成績不太好的學校出身的。所以小弟對塵世間很多事情都沒有太高的要求。只要學生們聽聽話話,上課留心,課後做好功課交給我,我便沒有要求了。(可能這三個要求對學生來說是比登天更難……)然而,當小弟在教議論文後,收到了一篇描寫細緻的記敍文;教感官描寫後,收到旅遊特輯之日本風情畫時,我真的不能夠當甚麼事也沒有發生過。

 責罵他們在我眼中沒有用處。因為現在的小孩腦袋並不笨拙,只是他們不喜歡去用它。 我深信,小孩不笨,這句話是真的。可是,他們不能交出有水準的功課時,我依然是需要用一點辦法去整治一下他們的。幸好,校內的小朋友們都是聽教聽話的。所 以,我相信,只要我用多一點時間去教他們,多給指示,多給點內容,再說點有趣的例子,他們應該會有多一點的興趣去做好這份功課。下星期,我應該會收到一些 質素好一點的功課的。


 這陣子我在想,如果教育是生命的培育,怎麼這個世界依然用考試分數來分辨人的高下,而不是那生命的價值?考 試無可口非的,因為必有人反駁,除了考試,還有一個更好的辦法去有效率有系統公平地選才嗎?就是因為想不到一個更好的辦法,於是姑且先用這辦法。學生有一 個A,是品學兼優;有兩個A,是英雄出少年;有三個A,便是聖賢再世了!這難道又是一個讓人滿意的選才辦法嗎?不要再騙我了,也請不要再騙這班小朋友了。他們並不是生出來去考試的。

  而更可笑的是,到最後,教育局只會把學校的學生們全變成數字-即是,一個A,兩個A,學校有70%人拿到A級。所以,該學校便是一間好學校;而那些專門教 成績不好的學生的學校,每年0%人拿到A級,每年50% 人公開試不及格,所以,那學校便是一間不好的學校,活該被殺。這樣,不但侮辱了那些把邊青拉回來的老師,更把教育,變成一盤經濟數字去看待。這簡直是讓所有從事教育的人感到憤怒!

 

 如果教育是生命的培育,我實在不能不慨嘆香港的教育的而且確有所不足。試看看香港社會便可得知生命在香港人的眼中是甚麼?生命是一場金錢競賽的遊戲。你們有否看見教育學院在推銷自己的新聞?他們說自己的學生薪酬冠絕香港,從而肯定他們學校的教育質素。原來賺多少錢便能辨別出一個人的價值,那麼,也難怪李嘉誠永遠都是香港最受尊敬的人。而清潔工人、刷鞋匠、車仔麵檔老闆,總是被社會看低一線了。

 在小弟眼中,梁啟超的《敬業與樂業》實在不應再被納入教材內, 世人也不要再提及這篇文章了。因為,這篇文與現在香港社會的價值觀有了一個很大的差距,甚至乎是背道而馳。縱然我認為清潔工人是極度值得尊敬的,因為她們 總是把洗手間清潔得乾乾淨淨,讓人進去時感到相當舒適;縱然我認為刷鞋匠把皮鞋刷得光亮得如鏡般的手藝是無人能及,亦讓上班一族充滿自信的工作意義是彌足 珍貴的;縱然我認為車仔麵檔老闆那手好吃的米線、酸齋、水餃,和蘿蔔是人間美食的天堂。我也改不了這世界對富貴的尊崇,對貧賤的蔑視。

 

 所以,如果說老師,是生命培育的工作者。那麼,我應該是培育學生們成為一部賺錢的機器,還是一堆考試成績優異的人?

 老師,社會說得好聽的,便是教育前線工作者。說得難聽的是,道德高地偽君子。所以,當老師,請真的要是心靈富足才好,不然,跌個遍體鱗傷,便只能怨自己不夠豁達了。